情趣用品中蕴含的各种文化

作者:私密情趣店   2020年4月21日 上午12:00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潘绥铭教授在全国调查问卷中这样询问:现在许多地方都在卖“情趣用品 ”,请问,您曾经想过去买这样的商品吗?   回答结果表明中国的 情趣用品产业不仅仅行销全球,也打动了近五分之一中国男性和近十分之一中国女性的心,中国人开始得到纯粹的快乐。

然而,情趣用品 中蕴含的各种文化,你知道吗?   统计分析表明,中国人很可能给 情趣用品赋予了多样化的意义,但是使用情趣用品这一行为的性质却并没有分散化,它是乐事的独立与纯粹化。


中国儒家文化把乐事淹没在婚姻家庭的大酱缸里;道家把乐事彻底变成“得道成仙”的工具;佛家全盘否定了乐事的存在合理性;中医则把乐事“伤身化”。总之,乐事在古代中国既不是一个独立的思维概念,也不是一种独立的社会存在。


现在,情趣用品的出现与相当规模的行销,标志着至少有一部分中国人的乐事,已经从人际关系的社会层次上独立出来了。试想,当一个人自己使用情趣用品 的时候,或者双方共同使用的时候,除了获得纯粹的快乐,还用得着去考虑那些烦人的“关系问题”吗?   但是,中国的 情趣用品,毕竟是中国文化的产物。那些制造者们仍然被“插入式”的陈旧概念牢牢束缚,仍然仅仅模仿直接的生殖器,还不知道或者不理解“乐事不仅在两腿之间,更在两耳之间”这样一个从1950年代就在发达社会里广泛传播的新理念;更不知道或者不理解“脑电波”和“皮肤中心”的新理论;甚至就连明清小说里早已描绘得淋漓尽致的许多情趣用品,也一无所知,更别提制造了。


商业化给人们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满足机会和条件,实际上冲击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尤其是,商业化所带来的所谓“消费主义”,其实正是传统中国所最缺乏的。说到底,乐事怎么就不应该消费呢?为什么非要给乐事强加一大堆崇高的意义呢?这就是历史的“歪打正着”,是人类社会得以不断发展的基本动力。